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获瑞思教育千万投资,早教市场杀出亿级独角兽

2019-07-22

7月初,国际早教品牌“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 NEW YORK CITY KIDS CLUB”(以下简称NYC早教)宣布获得国内K12英语培训领军企业、美股上市公司瑞思教育数千万元人民币战略投资。这笔投资是瑞思教育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笔投资,也是2019年以来国内全系统课程早教领域声量最大的一次融资。

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(NEW YORK CITY KIDS CLUB),起源于美国纽约,2012年进入中国,作为率先将“儿童俱乐部”概念引进国内的早教品牌,NYC打造帮助孩子和家长共同成长的教育平台。致力于为全球0—7岁儿童及家庭提供高品质的早期教育课程和早期教育服务, 依托美国著名教育心理学家——霍华德·加德纳创立的“多元智能”经典教育理论,提供健身、音乐、艺术、综合球类、厨艺、CSTD芭蕾舞、戏剧表演、建构课、科学课共九大类课程,课程种类丰富、综合、专业,代表着儿童早期教育行业的高标准,是全球儿童运动技能、智力发展、社交能力及创新探索能力发展的先行者。

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目前在全国中心数量超150家,覆盖全国68个城市,服务超10万个家庭。旗下拥有“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”、“NYC优选早教”、“NYC BABY BOND纽乐堡早教托育中心“三大教育品牌。

NYC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(NEW YORK CITY KIDS CLUB),起源于美国纽约,2012年进入中国,以“儿童俱乐部”的早教模式为特色,也是国内较早引入这一概念的早教机构,具备立体化、多层级、覆盖面完备的课程体系。基于这种差异化运营,在国内同质化严重的早教市场中,一直具备较高识别度。

由于特定的社会和文化背景 ,近年来国内早幼教行业需求持续扩大,也由此成为投资热点。今年以来,除以全面早教课程为特色的NYC早教,一些更细分的赛道如智能早教硬件、幼儿英语启蒙、线下亲子娱乐空间等也有多个融资案例,融资规模数百万至千万元人民币不等。

瑞思教育CEO孙一丁称,“希望能更进一步助力NYC早教,成为竞争优势更加明显的头部早教品牌。”

而对于NYC早教中国区总裁Frank而言,和上市公司“联姻”,是一个重要节点,得以全面回顾和复盘NYC早教创立七年以来的得与失。

为孩子“高标准”创业,推动早教行业升级

和很多亲子类创业项目一样,NYC早教的创立源于中国区总裁自身的需求,或者说“焦虑”——2012年,作为一个5岁小男孩的父亲,Frank发现自己找不到一家完全满意的早教机构。

公司里的同事都习惯直呼老板的英文名Frank,包括很多下属甚至孩子们。在强调扁平化管理的互联网公司,这几乎已成交流定式。而在教育行业,也有着近似的含义——更加强调平等、自由和尊重,这已成为年轻一代中国父母的教育理念共识。

“不要小看中年人,逼急了什么都能学会”,这句调侃中国父母各种花式陪读、陪练的流行段子是Frank当时真实的心情写照。他决心创立一家“能把自己孩子放心送去”的早教机构。“按需创业”的优势显而易见,业者即用户,可以感知最直观的市场。

2012年,中国早教市场已有少数连锁品牌开始崭露头角。作为行业后入者,Frank非常肯定领军者的意义,“改善了早期市场散、乱、小的状况,提高了早教行业的门槛。教育是非常特殊的领域,对品质要求再怎么严苛都不为过。”作为父亲,他从“焦虑”中看到了机会,并且希望能够推而广之,“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。

经过马不停蹄的筹备和调研,半年之后,具备专业教育背景的团队到位、符合监管要求的场地到位,最为核心的课程体系也锁定在源于美国的“儿童俱乐部”模式。这一模式依托美国著名教育心理学家——霍华德·加德纳创立的“多元智能”经典教育理论,专业打造“多维度立体式课程体系”,环环相扣,系统性的开发孩子特有的优势潜能。

在国内,实力较强的早教品牌有个共性,就是在早期大多会借鉴欧美经验。“必须将之进行有效可行的本土化,不能照搬,更不能作为炒作的噱头。”于Frank而言,一个父亲跳过的“早教坑”,也恰恰是创业的宝贵经验。而为人父母的爱心和责任心,“是我面对众多家长的同理心,也是NYC早教发展过程中,我始终提醒自己的一点。”

作为率先将“儿童俱乐部”概念引进国内的早教机构,NYC早教根据中国幼儿特点,经过几年深入探究,将课程本土化,定型为健身、音乐、艺术、球类运动、厨艺、芭蕾舞、音乐剧表演、建构、科学九大类课程。这种课程体系可以充分激发婴幼儿潜能,实现层层递进的成长。同时,NYC早教为孩子们提供立体、充分、多样的锻炼机会,及优质的早教生态环境,并拥有丰富的俱乐部活动。

根据现场展示,我们可以看到,NYC的教学活动及教育器械/教具均相当丰富。“艺术、健身及音乐是三大课程主线,有近2300种教学活动,孩子们365天游戏都不重样儿。”面对媒体,Frank大部分时候都略显沉默,甚至羞涩,然而提及孩子、提及NYC的业务,明显就会打开“话匣子”,“NYC有近1000种教具,就我所知,是唯一实现分龄教具和分龄搭建的早教机构。”

他强调,3岁之前的教育不应该是考核目标导向的,在一个安全、快乐、宽松的环境全面引导孩子的潜能开发更重要。“这需要付出耐心,无论是家长还是早教机构。实际上这是个观察的过程,我个人不太赞同急功近利的早教模式。”

后来的事实证明,“儿童俱乐部”概念在国内的差异化落地,成为NYC早教迅速打开局面且后来者居上的正确战略。

“来,这是我女儿在NYC早教上课的视频,她三岁多。”一直微笑倾听的孙一丁忽然递过手机,Frank也笑起来,凑到屏幕上指点,“看,我们这个音乐课还是不错的吧?伴奏全部都是真实乐器演奏,场景化体验。”

“对,效果非常明显。这是在NYC早教上课半年之后,成长变化还是很大的,我还有点意外。” 孙一丁笑容满面地接话。

对话角色切换到两个父亲之间,话题密集瞬间提高许多。

1+1大于2的未来

孙一丁和Frank二人相识多年。曾经共事,也曾经是“竞争对手”。如大家所知,互相了解的同事/同学、朋友甚至保持着良性竞合关系的“对手”,向来是合伙创业或者投融资选择的“黄金搭档。

敲定合作用了半年时间。在孙一丁看来,上市公司的资本动作必须谨慎,“尽管本次投资额还未达披露标准,但是,作为公众公司,管理团队做每一个决策都要对股东负责。我们观察NYC早教很久,NYC早教七年以来在早教行业踏实做事、差异化发展,具有很强的成长性,我们认为是优质的投资标的。在业务层面,早教是瑞思一直关注的一环,也将我们的业务向前延申了一步。”

而从个人层面,“Frank是我比较了解的朋友,也是优秀的合作者和从业者。”

孙一丁3岁的女儿在NYC早教体验更加有创造性的启蒙方式的同时,Frank12岁的儿子刚刚从瑞思某段课程结业。某种意义上,这其实象征了瑞思与NYC早教的合作价值——NYC早教专注的早教阶段+瑞思的K12特色,刚好实现了0-18岁教育赋能行业的全链条打通。

“但对于教育这行而言,资本不是最重要的事,始终坚持教育初心,这是瑞思与NYC早教的共识,也是双方能达成合作的重要前提。”Frank坦率表示,相较于资金,NYC早教更看重的是瑞思优秀的教育理念、上市公司强大的资源储备以及成熟的管理运营经验。“会在业务层面展开更深度的合作,瑞思方面也已派驻一位副总裁带领开展后续的对接工作。比如,双方的生源其实可以实现直接导流的。“

“当然,不会进行生硬嫁接。要摸索一些适当的方式,共同提升家长和孩子们的满意度。“孙一丁补充道。

二者叠加,其未来想象空间是可以无限放大的。双方未披露本次投资之后瑞思在NYC早教的具体股权比。但据双方介绍,“份额不大”。由此推断,在市场估值方面,NYC早教显然已跻身亿级“独角兽”行列。关于未来NYC早教是否会纳入瑞思上市公司体系,双方均表示,不排除这个可能。但目前更多是双方业务层面的战略合作,将实现在生源及加盟商等方面资源共享、相互赋能,NYC早教方面没有做更多运营调整。

“教育需要慢下来”

Frank也介绍了具体的融资安排,“资金将用于品牌建设、人才补充和直营门店投放。”创业7年,从位于北京市太阳宫的第一个体验中心到现在覆盖全国近70个城市、150多个中心的规模,NYC早教正逐渐建立起“护城河”。

根据行业平均表现,这是个“稳扎稳打的速度”。Frank说,前三年,在做体系的标准化、品质沉淀以及儿童俱乐部中国模型的打磨。7年之后,NYC早教发展到了新阶段,“速度可以快一点了。”而瑞思的战略投资,无论是资源端还是资金流,都将化为NYC进入快跑道的“助推器”。

目前,NYC早教直营中心占比约为30%。Frank表示这个比例有待提高,对于连锁经营模式,直营数量很大程度上是品质保障。“直营中心的难点在前端建设,加盟中心的难点在后端管理,这二者相辅相成,在规模扩张和品质之间始终有一条平衡线,在不同阶段有不同任务。”Frank认为,“比如,如果在某领域能进入头部地位,至少上百家店,是个门槛。达到这个量级,才能够保证直营和加盟商都能良性发展。这是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,而质变之后能保持持续发展,则进入带动行业、反哺行业的阶段。最终可带来的行业贡献,这是评价一家企业实力和责任感的重要标准。”

孩子无小事。但早幼教、K12教培行业并未能完全杜绝各种恶性事件的发生,从时而爆出的幼儿园虐童事件到近期某机构外教带学生吸毒,机构方难逃其责。而深层次的原因之一,是扩张太快管理“脱缰”。Frank对此始终有清醒认知,他要求NYC早教的规模化发展必须建立在科学的单店模型之上。

同处教育行业,孙一丁和Frank对市场也做出一致性判断,“无论是早幼教还是K12,中国市场渗透率还有很大空间,但是野蛮低端的进入者会伤害行业,影响家长信心。提高门槛既是市场需要,也是头部品牌的企业社会责任。”

“很多软、硬件建设都可以靠资本驱动,但是,孩子是不是能开心成长、能不能给孩子带来变化,这是这个行业最硬核的部分。”Frank以一句话结束了采访,向大家晃了一下手机,“要去参加我儿子的一个校园活动。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